甄子丹的武者人生

《叶问》《杀破狼》《一个人的武林》等作品,让甄子丹的“甄功夫”在武侠片中独树一帜,甄子丹创作的武打动作兼具观赏性和实战性,并融入多种武术流派风格和个人特征,在国际影坛亦有强大号召力,受邀参演了《星球大战外传:侠盗一号》《极限特工3》《花木兰》等多部好莱坞大片。

陈木胜导演遗作《怒火·重案》于7月30日上映,甄子丹担任影片监制、动作导演和领衔主演,为了让观众看得更爽,甄子丹对片中动作戏的要求达到十足“细节控”的程度,打斗动作甚至精确到了秒。《怒火·重案》也被甄子丹认为是自己最满意的实战动作片,比以往作品“全面提升”。在今年的第24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,甄子丹做客电影学堂,讲述了他的武者人生。

踏入电影行业纯属偶然

甄子丹的母亲麦宝婵是国际知名武术家和太极拳师,曾在中国香港和美国开设武馆,甄子丹1963年生于广州,2岁时与家人去了香港,后来又去了美国。甄子丹承袭了母亲的武术天分,从小就跟母亲学拳。16岁时,甄子丹被送往北京武术队。

甄子丹喜欢李小龙,喜欢看李小龙和成龙的电影,但是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演员。他进入演艺圈纯属偶然,说起来还与母亲有关。原来,有着“天下第一武指”之称的著名武术指导袁和平的姐姐,曾是甄子丹母亲的徒弟。那时八爷袁和平正在筹备新片《醉太极》,苦于找不到演员,甄子丹从北京返美时途经香港,袁和平的姐姐就向弟弟推荐了甄子丹。“当时我十七八岁,袁和平导演带着他的袁家班约我出来喝茶,问我很多问题,然后就安排了试镜,摆了两部机器,让我对着镜头讲话。两个星期之后他就给我一个合约,说准备签我三年,第一部叫《醉太极》,我就糊里糊涂入行了,拍了将近40年。”

甄子丹笑说签了合同后,袁和平导演让他去片场看拍摄,他发现跟看电影的感觉完全不一样:“一些演员怎么打得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快、没有那么厉害,打几下又停几下,然后摆机器再打,我就莫名其妙。”

而回忆刚入行的经历,甄子丹说那时拍动作片、功夫片比较简单,“演员根本不需要演技,因为观众就要看过瘾好看的武打戏,不会去考究演员的演技好不好、剧情合不合理,反正你打得好看,这个片就好看,票房就卖座。”

功夫片要打出个人风格来

香港功夫片曾经火爆一时,能占据这一市场的也就是几个班底,像成龙的成家班、洪金宝的洪家班、袁和平的袁家班、刘家良的刘家班。甄子丹回忆说:“分得很清楚,那时的电影人特别注重传统规矩,如果你随着这个班底出身,你必须要跟这个班底,我还记得洪金宝大哥找我拍戏的时候,他必须要跟袁和平导演打招呼。我们一般不会随便跑到人家的班底,这是一种规矩。”

当时洪金宝和成龙都是嘉禾电影公司的人,背靠嘉禾这棵大树,他们的电影很卖座,“当时洪大哥和成龙大哥拍了很多动作片,比如说《A计划》《快餐车》《五福星》系列,那些动作片很卖座。但八爷没签嘉禾,他三年没拍电影,我也三年没拍,跟着我师傅,他不拍戏我也不拍戏。”

后来袁和平接到《特警屠龙》片约,没那么多制作费怎么拍呢?甄子丹就跟袁和平建议,“没有钱,就打个人风格”。

“穷则变,变则通”。甄子丹坦承他想出“个人风格”这招是因为当时的生存压力:“人有一种求生存的力量。我们没片拍的话怎么生存?没有钱怎么拍?香港那个时候拍出的好多经典作品,其实都是低成本制作。我和八爷当时三年没有拍电影,我们要吃饭,如果《特警屠龙》不成功的话,我们就没有下一个片,所以我们必须想方设法让我们的片与大家见惯的不一样。”

他以李小龙电影为例,一场酣战之后,一般的功夫片都会将最后一个镜头落在被打倒在地的那个人身上,在李小龙电影中,最后这个镜头却永远是留给李小龙的。“但是你没觉得不好看,反而觉得他很有魅力。他怎么出拳,出拳之后怎么把拳头收回来,完全是个人魅力。我那时在研究香港动作片如何与国际武术潮流如MMA(综合格斗)接轨,打完一个招式之后如何摆pose。坦白说八爷开始不太认可不太敢冒险,后来拍《特警屠龙》的时候,我不断给他看我怎么去打,加了一些小动作,他觉得很好看,《特警屠龙》拍出来非常成功。我们什么道具都没有,只有两个人,我们就是用最低的成本,就看两个人打出来的风格。”

文章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均为BET体育365官网网址-beat365亚洲官方网站-best365官网登录原创文章,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。

相关阅读